會員登入

帳號
密碼
保持登入狀態
|或者你可以選擇以下方式登入| google+ yahoo sina QQ

淘情慾

Wed Jul 30 00:00:00 CST 2014

Tag: 兩性療癒愛情親吻期待聯繫

我在床上綁了那大叔

她親吻著他的後頸,胸膛,腹部,下腹部,一路往下,然後突然停住,似笑非笑的看著躺在床上的他,她踩著高跟鞋走到床邊的椅子上,拿起他剛剛解下來的領帶,在手上繞了幾圈。

「翻過來。」她命令式的說。

「現在是要怎樣?」

「不要問那麼多,翻過來。」

男人心中有點期待,這種劇情好像只有在A片裡看過,該不會這個女人突然想玩這招吧,他乖乖的翻過去,她用領帶遮住了他的雙眼,綁妥。

「妳想幹嘛?」

「你應該知道我想幹嘛。」她說。

然後她從床下拿出一個小袋子,裡頭裝了有金屬聲音的東西。

那是一副手銬。

她把他的手翻轉到背部,確定兩隻手腕併在一起後,她用手銬銬住了這個男人。

「妳哪裡搞出這東西?」男人的語氣有點興奮和懷疑。這是一個新把戲,她在床上雖然時常有驚喜,讓他樂此不疲,但大費周章的弄來一副手銬?難道今天是什麼日子?

她看著他,中年,油髮,圓圓肥肥的身材,此刻蒙上雙眼,兩手反銬趴在床上動彈不得,像極了祭台上拜拜的神豬。說到豬,她此時突然想起一個不知打哪來的傳說,聽說動物界裡,最會貪圖做愛愉悅感的,除了人,就是豬。而且豬的精液量大,射精的愉悅感可以持續許久。

她看著他,然後走向房裡的冰箱,拿出一罐冰啤酒。她全身赤裸坐在旁邊的椅子上,打開啤酒,邊喝邊注視著床上的男人。

「妳在幹嘛?現在是怎樣?」男人對著她喊。

「別急。」她悠悠的點起一根菸。

今天之前,她其實已經三個多月沒有見過這個男人,男人是這樣的,說想失聯就可以做到徹底的失聯,跟女人鬧鬧性子說我不理你了,是截然不同的模式。

她還記得,三個多月前,最後一次在淡水河附近一間看得到河景的旅館做愛後,他們一起泡了澡,然後他邊看著窗外,邊淡淡的說,「我覺得妳該去找個更好的男人。」

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這一年來,多少次,她對跟對方發生婚外關係感到懊悔不已,她要他理智一點,回到家庭,男人總說,「可是我愛的是妳。」男人死纏爛打,堅不退讓,女人慢慢地,慢慢地,一步一步陷入成熟已婚男人的愛情陷阱。

她不只慢慢斷了跟原本男友的聯繫,也慢慢減少了臉書的發文,再也無法盡情跟好姐妹們互相分享所有的心事,她學習低調,隱忍,不張揚,她學習壓抑自己的情緒,避免看到男人闔家出遊的照片,或已讀不回的簡訊就痛心翻臉。

她越來越孤單,可是她的世界至少還有他。他成熟,體貼,幽默,有辦法。她像被蜘蛛網纏住無法脫身,越用力掙扎,越發現徒勞無功。

然後,他竟然丟下了這麼一句話。

「我覺得妳該去找個更好的男人。」

然後男人就人間蒸發了。電話不接,訊息已讀不回,臉書也被封鎖看不到訊息。

33歲的女人是這樣的,在成熟的大叔那邊跌了一跤之後,很容易就跟年紀比較小的弟弟談起一段彷彿純純的戀愛。

弟弟一開始都是很療癒的,他們的笑點很幼稚,他們的服裝太青春,他們的經濟能力太拮据,還在騎腳踏車,機車,搭捷運,但他們會說,「妳的成熟魅力好吸引我,懂得自己要什麼的女人最棒了。」

然後33歲的女人又戀愛了,總算有一個男人不是看重她的青春肉體,而是欣賞她的自信與美麗。殘酷一點的說,女人光是對自己還能吸引到年輕弟弟這點,就能分泌快樂的腦內啡。

然後她甩掉高跟鞋,改穿休閒鞋;脫掉低胸襯衫,改穿斜肩T shirt;不再堅持搭敞篷跑車,改坐125機車後座;不吃一客動輒兩三千塊的套餐,改吃東區茶街的排骨飯。

然而,開開心心的一陣子之後,弟弟居然也開始失聯了。

傳去的訊息,可以一整夜已讀不回,撥去的電話,從不回撥,終於逮到人多問幾句,弟弟臉不紅氣不喘的說,「我需要個人空間。」

還好,關於失聯這件事,女人是有練過的,她什麼話都沒說。

女孩子在年輕的時候,特別愛因為自己的不順心跟男友吵吵鬧鬧計較東計較西,這種女孩多半是還沒重摔過,還把自己當公主。成熟的姊姊早已參透,公主,只有在男人把妳還當回事的時候才算數。

她從弟弟的行事曆,對照他的臉書,Instagram,以及機車油錶公里數,判斷出弟弟最近愛上了另一個青春洋溢的妹妹,打得正熱。

她感覺自己很羞恥,且極度愚蠢,她氣得滿臉漲紅,全身發抖,其實她沒有這麼愛這個弟弟,她只是以為弟弟很需要她,很肯定她。她以為自己的成熟女性魅力,可以完完全全的擄獲眼前這個年輕的男孩,但沒想到,那個戴著鴨舌潮帽,閃亮T shirt,眼角沒有魚尾紋,臉頰還白嫩豐腴的女孩就這麼重重的對她甩了一巴掌。

她再度是一個人了。

想了幾天,她決定約那個曾經遺棄她的中年男人見面,跟成熟男人不必客氣,直接約在汽車旅館最直白有效。

她從椅子上起身,拿著滲出水珠但還冰涼的啤酒,慢慢走到床邊,直接把啤酒淋在男人的背上。

「很冰耶,妳到底想幹什麼?」

她一把抓住男人稀疏的髮,把他的頭拉住往後仰,「我問你,你到底從哪一刻開始決定遺棄我的?」

「什麼?」男人不解,開始焦躁的扭動身軀。「快把我解開。」

女人拿起旁邊的毛巾,塞住男人的口。然後,拿起一條串著鑰匙的短項鍊,掛在男人的脖子上。然後穿上衣服,整理好包包,開了門離去。獨留男子像隻蟲似的,在房內不斷扭動。

在一段愛情裡,一方突然撒手,不負責任的丟下一句「你應該去找一個更好的對象」,無異於那條套在脖子上,看得到卻拿不到的希望。

你囚禁了我,然後就這樣走了嗎?

我好想知道,你到底從哪一刻開始,決定了遺棄我?

MissAnita探。生活



桃紅色│微小說。情挑大賞
即日起-7/31,用妳的溫潤文字,描寫出情感深處最豐沛的慾望。
>> 書寫情慾,投稿去

(本文僅代表作者意見,不代表本網站立場。)

會員留言

會員登入

帳號
密碼
保持登入狀態